あの人、あの時、あの人時

ano hito、ano toki、ano hitoki...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posted at --:-- | スポンサー広告

接着PATA INTERVIEW。抱歉俺中文日文都不好。- -|||

——也去了富士山的樹海吧?

去了。那個,member只有我和HIDE。
我想大概是第一張和第二張專輯之間。
第一張的Blue Blood Tour和Rose & Blood Tour,還沒做第二次的全國Tour。
我想是那之後去的吧。大概是夏天。
那個時候,HIDE是【和誰都想一起玩的】mode全開,想去各種各樣的地方。
那么說來,也有和HIDE一起去了輕井澤玩。
剛好ZI:KILL在金沢live,於是我們也去了,
不過到了之後live已經結束了,就一起去慶功宴,再回到輕井澤。
因為HIDE的地理感覺很差,[這裡離金沢很近嘛],這樣說著就出發了,
完全不近啊。(笑)
以及,還是一起在輕井澤的時候,
ZI:KILL在鹿鳴館live,於是特地返回東京,綁架成員去了富士山。
大家一起去了樹海,爲什麽在那裡買便利店的盒飯吃吶。
因為還是早晨,店還沒有開門。
一邊說著[好冷啊~],大家一邊并排吃了盒飯唷。
好像坐了2輛車結果在小田原走散,
我乘的車就那樣回到了家,但hide的車好像就那樣帶著乘坐的人去了須賀。
後來,在富士的樹海和ZI:KILL的member一起拍的紀念照片出來了。
大家都豎著頭髮化著妝,就想[這些傢伙,爲什麽這個樣子啊?],是live后吧。(笑)
因為是舊的照片了所以最初不太明白,覺得KEN的臉色啦,TUSK的臉,
感覺怪怪的,終於想起[對了,這些傢伙,是live后被綁架了。]。(笑)

——連卸妝的時間都不給就帶人走嗎?

不是啦。不是去了居酒屋的慶功宴嘛?
那時候是化了妝在慶功的。
樹海在那之前也去過唷。
在河口湖合宿的時候,
和合宿的地方的關係不錯的哥哥一起夜間借了小型貨車去的,
不過,在樹海正中車開不動了唷。
[危險唷,這樣的地方]這樣說著,大家臉色都發青了,
不過沒什麽事,只是缺少汽油吧。(笑)
大家把小貨車推上坡道,因為慣性從上面滑下來了。
那是錄音之前的作曲合宿,hide和我和taiji都在吧。
當然,這樣的時間說要去樹海的,就是那個人(hide)了吧。
[這一帶,應該有風穴吧]這樣說著。相當詳細唷。
在夜間,幾乎都沒有人,連燈都沒有,
就拿懷中的電燈照著探索。

——是試膽量那樣的感覺呢。

是啊。也有在樹海里迷路了唷。
說了[咦?這是哪裡?車在哪裡吶…]。
那時候有點焦急呢。所以沒有再往裡面走,偶然有車開過,
說著[那裡應該有路吧,去那裡],回到了車。
那樣的半夜,很少有車開過不是嘛,
但是偶爾有車經過,真好,真好。

——危機一髪呢。

是的是的,kyo在夜間做廣播的時候,2個人喝著酒說[很好玩啊,去玩吧]。
那個節目,是玻璃隔著的,可以從外面看見studio。
那之前有過2個人作為guest參加這個節目,所以知道那個地方。
夜間那傢伙說著的時候,我們2個人默默站在外面。
之後進入了studio,廣播亂入。
我和kyo很久以前就認識了。
剛想[最近沒在本地見到吶],就發現他加入了saber tiger,
hide一起做著saber tiger,所以知道當時的事情。
因此,我們2個人對kyo來說,是知道他的過去的討厭的組合唷。(笑)

——2個人加起來就知道他全部的事情啦。

是的。全部連起來了。
當時喝著酒,想起了kyo的廣播的事情,
[因為是討厭組合,所以絕對要去]。

——kyo的反應是?

果然,討厭吧……
他說[誒~,爲什麽要來呀]。(笑)

——雖然那樣,但是你們關係很好吧。

是啊,因為也常常和那傢伙(kyo)在一起的。

——說[去玩吧!]的,是hide?

是那樣。因為是邪惡的松本君嘛。(笑)
討厭~~,真的常常在一起玩所以才被強迫成為了朋友吧。

——hide和pata,是set(組套的、一套的= =)嘍?

嘛,因為住的很近嘛。

——出道時的某雜志的詢問調查,hide的回答,
愛好:和pata玩。
喜歡的事情:和pata玩。
好像其他幾項也有這樣寫。

那傢伙,真的自己是想玩的mode的時候,
不管別人的麻煩一個勁地邀請唷。
幾乎是每天都見面的,
他自己變成不想玩的mode的瞬間,連電話都不打來。(笑)
那時,我說[你是那~樣的傢伙啊。]

——pata從荻窪搬家到阿佐ヶ谷,是hide叫去的嗎?

其實,在荻窪的錄像鋪打工之後,
X變得很忙沒時間打工了。
還搬去了一次父母家。
後來馬上和索尼簽約拿到了工資,所以大家都開始找房子。
hide在原來住的阿佐ヶ谷的附近找房子。
索尼的人希望member們住得近一些,這樣接送比較方便。
於是看了看了一下阿佐ヶ谷那邊的房子。
我,討厭看到東西都放的滿滿的,
如果沒有問題的話,就OK的type。
既然從阿佐ヶ谷開始那就決定在阿佐ヶ谷啦。(笑)
但是,hide好像把周圍各種各樣的都看了,
我得知有個房間很大,房間上面還有陽臺的房子,覺得很不錯。
[那,我,就住那裡吧。]這樣說著決定了。

——hide知道嗎?

那傢伙,周圍的房子都徹底的看了。

——hide爲什麽沒有要那個房子呢?

那傢伙找到了更好的房子,就決定那里啦。

——hide叫來各種各樣的人到自己家附近來呢。kyo也是被叫來的吧?

啊,那傢伙也住在車站的另一側吶。現在可以說了,kyo的腰骨折的事
情其實也和我們有關啦。大家喝了酒在hide家旁邊的公園玩,結果kyo受傷了。
暫且就去了hide家,不過那傢伙覺得痛得很害而被運去了醫院,馬上住院。
正好是live之前,[社長生氣了呢],成了相當大的事情,
不過,他還是做了live喔。

——一起玩的時候,主要是hide打電話來嗎?

是的。

——pata打電話的情況呢?

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,打過電話叫他來,
不過大部分是hide打來叫我的。

——PATA的取材的時候,(hide/hide的電話)常常在取材結束的時候出現吧?

啊,哪裡聽來的呀,是會這樣。
不過那之後僅僅是去喝酒啦。
喝酒的時候,常常聊些什麽呢?
那個有點意外,就那么被邀請,去那么滿滿的喝酒,沒聊什麽。
不太有說了什麽的記憶。經常對話不是很熱烈的感覺。
首先沒有只有2個人一起喝的狀況,
大抵都會馬上叫其他人來,不知什麽時候就變得人很多很熱鬧了。
雖然也有傳達事項之類很認真的話題,不過之後什麽重點都沒說。
說叫誰來然後把那傢伙當作下酒菜玩啦之類的。
我是沒有成為被當作下酒菜的target,
就在一旁一邊看hide戲弄著誰玩,一邊笑著。
我不是自己開始聊的type,
那傢伙不找內容來聊的話,會沒有對話了。
也常常和クールジョー(原dead end)還有RAN一起去喝酒,
不過這2個人基本都不講話的。(笑)
不聊什麽,就說“去喝酒吧”。

——住在LA的時候,不是同一個公寓?

大家都住在一起,不過,我是例外。
我覺得,大家經常都在一起,會覺得累的吶~
因為房子不是很大呢。
最後hide搬到了我的近處,相當近。
甚至都恩那個走過去的,大概就隔開兩撞樓(還是兩條街?原文是block)。

——在LA的回憶呢?

hide從大家一起住的公寓搬走的時候,
我還在朋友家留宿和朋友住在一起。
這么說,幾個人一起去マジック マウンテン(ジェット コースターばかりの遊園地)的時候,
我說了不去他還來接我,
酒還殘留著就被弄起來,無理的被帶走,
坐了最初的那個過山車就覺得難受了。
那樣的襲擊,常常有吶~

——solo的tour也一起嗎?

是的。移動也基本都在一起。
我像平時一樣一手拿著啤酒移動著,
不過hide因為要唱歌的關係,忍耐著。
也不是完全不喝,不過,live的前一天是不喝的。
做live的那天,do-kan!
tour中從賓館逃脫的事件也發生過。
對security的人,說[不要好像在監視一樣啦],
然後從哪裡逃跑出來那樣從賓館的非常口溜出去喝酒。
是在廣島,攔了出租車,說[哪裡有居酒屋就去哪裡,請帶路]。
但是,剛從出租車上下來就看到security的人等待著……(笑)
那些人去賓館樓上的酒吧的時候,就乘機逃脫,但是馬上就會暴露。
覺得security的伊藤真是很害啊。
不過,後來再想想,廣島的酒吧街也就只有那裡附近唷。
我想如果是在東京逃脫的話絕對不會被發現的,
而廣島嘛,100%會暴露的。

——說著說著,懷舊談連續不斷的出來呢。

因為時間很長,所以講得很亂呢。

——但是,一直都在一起嘛。

是的。總的來說,我的band人生中,有一半都在一起吧。
密度濃的時候基本都在一起,於是覺得時間更長。

——一起度過的時間本身就很長?

長唷。在X的member中,和他在一起的時間比誰都長。
就音樂人來說,也比誰都長。

——對pata來說,hide是怎樣的存在呢?

好難啊。因為一直都在一起,大概是相方吧。
如果說guitar方面的相方,除了他就沒有其他人了。
雖然也有2個人的band,
不過,能成為相方的人除了那個人以外就沒有了。

——有受到了影響的事嗎?

啊,怎樣吶。那傢伙的曲子這樣那樣這個那個的做著,
不是不知不覺地受著影響嘛。不是常常受著影響嘛。
不過要具體的說受到什麽影響,不太清楚呢。

——有想對hide傳達的話嗎?

之前比我大一歲,現在我已經超過他九歲了。
總之,請安睡吧。我會儘量不去叫醒他的……就是這些。

Q:以上。pata interview完畢。最后那个问题的翻译。谢谢yui~=3=
posted at 17:56 | 乱翻譯 | TB(0) | CM(1)

icon1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


06年的访谈?现在看见这些倒是真的能够很平静了 不管是hide自己讲的还是member讲的 都能够很静下心来的看了 不带有偏见的呦~~对toshi也不像最初那么恨了 小hide都不会怪他的吧

嗯 加油!
2008/10/04 21:49 | URL | 宝 #-


icon1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



icon1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

ico2 Road Of Love

ico2 unlearned man

丸Q

Author:丸Q
お名前: chiaki67/kiyoaki67/Q ちゃん
性別: 迷
誕生日: 平成元年2月27日
血液型: A型
出没地: 魔都
趣味: 観察
好き: Ra:IN、hide with spread beaver、ムック、黒夢、X、L'Arc~en~Ciel...


CP:
hide x pata
yukke x tatsu
hyde x tetsuya
kiyoharu x hitoki
(其實什麽CP都看。雷雷更健康!)

所謂拜金MONEY Orz。
其實是敗金。
愛好廣泛。不成大器。

格言:money money, be my honey!

たまねぎっす。
廿六組のメンバー。
レモン星月半族。
鬼哭狼嚎小劇場。
YYYY製作組。
以上。

QQ: 418999149
MSN: secretlouise@hotmail.com
有愛請加。

ico2 空虚な部屋
ico2 junk story
ico2 tell me
ico2 hi ho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